温州 안녕하세요

안녕하세요,这是我在Mangosix 工作的时候所学到的一句韩语,意思是再见。尽管离开温州已经有些时日了,但是总觉得欠了些什么,想来一定是因为少写了这篇总结性的文章,所以心里有所忐忑吧。


今天,2013年10月18日,离开温州已经差不多有6天了,打算趁还有印象,赶紧把这篇文章补了。之后,就该开始全新的福建篇章了~~




2013年10月13日,(周日,天气晴,有点热),是我和朋友约定离开温州(一个呆了103天的地方)的日子。在这103天中,先后在博物馆、图书馆、欧洲城、五马街、万达广场、温州大学城、江心屿、楠溪江、雁荡山、翠微山、黄龙山和瑞安卧龙峡留下了自己的足迹;在这103天中,上过高速、吻过骆驼、开过越野车、打过工、摆过摊、唱过KTV、堵过车、吹过台风;在这103天中,害怕过、彷徨过、开心过也遗憾过;


103天,对于旅游而言太久,对于工作而言太短,但是只有这样,或许才能让我们的旅途变得更有意义~~  因为,只有这样,才能更深入的去接触那个地方。想要了解它,就让自己变成它。


杂 谈

这段日子,我们租住在江田公寓。由于靠近瓯江,茶余饭后,就会去瓯江逛逛。那里有一座正在建设中的过江大道,从我们刚到那时的四分五裂到离开时的几近愈合,似乎是在宣告着我们离开的日期

可能由于我们的气场太强大,在温州的这103天中,发生了两件大事:1、路面N多停车位被取消(原来车站大道等一带的停车位都被取消了);2、温州取消“限购”(貌似不关我事,难道是为了挽救连年倒数的GDP增速排名?)。其中,第一件事的直接后果就是加重了我停车的问题,听朋友说本来温州交警对于乱停车就抓的很严,这不,103天内,因为违规停车被罚了两次,直接经济损失100大洋。

记忆中最清楚(开车不用导航)的地方有2个,一个是图书馆,另一个是茶山。在辞去Mangosix工作后的那段时间,几乎是三天两头的往这2个地方跑,去图书馆自然是去看书,只是现在不会再专注于计算机方面的书,而是各种杂书比如圣经、小说、经济学书等;去茶山主要是去摆摊,其次是去感受学生的生活。


真TMD有钱

不知道是高富帅太多还是土豪太多,温州市区内保时捷、路虎、奔驰、宝马随处可见,甚至是宾利、劳斯莱斯幻影都偶尔能见着,这盛况我在宁波、杭州都未曾有见到。可能就是因为有钱人太多了,市区的物价并不低,平均一顿饭都要18元。这个时候看见沙县就会莫名的激动~~~

有钱人想必都挺抠门的,这点也正好体现在我所工作的Mangosix中,没有休息日、少得可怜的补贴和少得可怜的慰问,结果自然是人员流失严重,难怪GDP增速这么缓慢,忙得都没空去消费了~


只生一个好

我相信计划生育在温州绝对没有实施好,我姐、我哥.... 身边的温州朋友家里要是没有个兄弟姐妹,反而会觉得慎得慌~


少年强则国家强

在后来的摆摊生涯中,经常会见到摊主带着小朋友一起来摆摊。在一起打工的店里,除了我和朋友之外的其他员工清一色温州人,和他们聊天中得知大部分人从高中毕业到现在,只要是放假都会出来打工锻炼。而自己当初高考之后,却只是一味的宅在家里玩电脑~~ 身边的很多朋友也差不多如此,就算进入大学后,暑期实践都是能省则省。


家族企业

据朋友说,全国第一位个体户就诞生在温州,当地很多企业的性质都是家族企业,小企业、小作坊遍地,民间信贷活跃,他们只要发现可以赚钱的机会就算是借钱也会去立即抓住,但他们一般不太信任外人,更喜欢的是把工作交给自己的亲人去打理。改革开放以来,温州大力发展民营经济,千家万户搞家庭工业,千军万马发展个私经济。哪一行有钱途,就会立即有一大批人涌入,因此会出现集体炒房、炒古董、炒农产品等现象。



在温州,往往一个村或邻近的几个村是某一种或某一类产品的产销小基地,一个镇或邻近的几个镇是某一种或某一类产业的产销大基地。温州这种区域性集群经济,具有高度的社会化分工和专业化协作的产业体系,形成了温州企业的群体规模、技术和资金等生产要素以及品牌的集聚优势。这种优势最终体现为成本优势、价格优势和竞争优势。


--摘自《温州企业的模式》


并非人人是老板

来温州之前,听说最多的就是温州人怎么怎么会赚钱,家家都开工厂当老板什么的。来温州之后,才知道这个并不是真的,至少比例并不高。


人性化还有待增强

在温州,要想租用公共自行车,那么必须要拥有市民卡,普通的公交卡无法开通此功能。公交IC卡内仍有余额,则必须使用完才能退卡。省会杭州在这两点上就做得很人性化。


翠微山和黄龙山照片补上

离开温州前,还去过翠微山和黄龙山,这里把照片补上。


遗 憾

虽然在温州呆了一段时间,但是还是没有对温州人、温州模式有深刻的了解,也许对于现阶段的我来说,要彻底了解一个城市可能还需要更久的时间吧。除此之外,还有几个遗憾:1、由于自己的原因,最终都没有去乐清柳市;2、没有与新认识的朋友保持密切的联系;


A + B + C

这不是什么数学题,上面这个表达式可以翻译成:浙B的人开着浙A的车游浙C。很高端大气上档次,有木有~~  离开温州的前几天,正好面临台风“菲特”,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眷顾,这次台风并没有对温州造成太大的损失,也并没有影响我们的旅程。


离开前夕,收拾完行李,和朋友最后一次在温州街上散了会步。晚风萧瑟,只感到阵阵凉意,而心里却早已五谷杂陈,再一次的离开,再一次的出发,而面前仍旧是一趟未知的旅途,带点伤感,带点兴奋,带点彷徨~


经过苍南到达浙闽站,上缴了浙江省的高速通行卡,居然没有直接换领福建的高速通行卡,一阵莫名其妙后,才知道原来要到下个收费站时再领卡。这也就意味着,浙闽站到下个收费站之间的路段时免通行费的。过了这个收费站后,就很少能看见浙C的车子了,后来连浙开头的车都几乎看不到了,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正真离开浙江了。

抵达福宁高速服务区,吃顿中饭


文章索引

[隐 藏]

本站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3.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。 ©2014 Charley Box | 关于本站 | 浙ICP备13014059号